25 绑+恶魔哥哥的禁宠+架(大结局)

健康资讯 2019-10-09199未知admin

  “谁让你不穿鞋子出来!”叶楽一步就将她抱起来,浅蓝色的眸子带着愠怒,瞪着她,往屋子走去。

  “嘿嘿!爸爸心疼妈咪哦!”烈日嬉笑着跟着后面进来,虽然他很想和妈咪抱抱,但是见到爸爸吃醋的样子,不由得吃吃的笑。

  “你先放开我!”童瞳脸色羞赧,没料到叶楽当着烈日的面抱起了,这里还有其他的佣人在!在他怀里挣扎着,童瞳恨不得自己消失不见。

  “闭嘴!”叶楽将她放在沙发里,接过女佣递过来的拖鞋,给童瞳穿上。

  被他这么一凶,童瞳没有反驳,也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只能不满的转头看向烈日。

  “妈咪,我们去了外面玩呢,外面的世界好大啊,烈日都没有逛过。”烈日见妈咪生气,以为她生气他们没有带她一起去,在一边解释。

  “是么?好不好玩?”烈日只是孩子,童瞳当然不舍得责备他,她只是担心叶楽会将烈日藏起来,让她没法子见到。

  “先上去收拾,下午我们回去。”看见他们母子有说有笑的,叶楽不满的抿唇,一张俊脸有点黑黑的。

  “回去?”听到他的话,童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回去意味着要面对血缘关系的事了,在没有想好以后该怎么办,她根本不想面对任何的人。

  “好啊,住在这里虽然好,但是没有小朋友玩,很无聊。”这里有游乐场,可是都是他一个人,怀念以前在幼稚园那时候,天天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的情景。

  “你不想回去?”叶楽皱眉看她,看得出她害怕什么,脸色跟着难看,难道她还想要逃避?

  “没有!”被他这么等着,童瞳根本不敢想太多,只能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这件事就几个人知道,媒体那方面没有那么快知道吗?她鸵鸟的想。

  女佣的行动很快,在午饭前已经把要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这里是度假的地方,很多东西都可以留下来,让他们有空的时候可以来玩。

  吃过午饭,他们就开着车子离开,回到m市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车子停在别墅门前,兰姨高兴的马上出来开门,见到烈日,高兴的抱住了他。

  “小宝贝啊,兰婆婆想死你啦。”兰姨无子,一生都在叶家做事,叶楽就是她看着长大的,烈日有是这么可爱,她见到当然高兴了。

  “兰婆婆,烈日也想你。”烈日乖巧在她脸颊印下一个吻,一声温柔的声音,让一个老人家快要流泪了。

  “呀,恶魔哥哥的禁宠烈日真的好乖,吃饭没有?有没有饿坏?”兰姨根本不看跟着下来的人,径自抱着烈日走进了别墅,自从半个月前,闹出了那件事之后,这里一直都很安静,她一个人快要闷坏了。

  望着烈日消失,童瞳不敢多留,马上往里面走去,她知道自己在逃避,可是她能不逃避吗?

  叶楽坐着车前盖里,看着几个人消失,习惯性的伸手将烟拿出来,放在鼻子轻轻吸了一下,动作魅惑极了。

  这一晚,叶楽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有他们三个在别墅里,兰姨哄着烈日睡觉,童瞳无聊的在房间里面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童瞳感觉头很痛,神经一抽一抽的,脸色自然也差,她眨眨,感觉眼皮酸涩,再看看身侧,叶楽没有回来,袭上心头的异样,让她一愣,她在想什么啊?

  叶楽已经出现在叶氏,这几天没有来,累积了不少的工作,晓晓把一些重要的事先让他下决定,这样工作起来会快一些。

  在快要接近中午的时候,在工作得差不多的时候,钟雪儿闯了进来,秘书小然无奈的在后头解释。

  “总裁,是钟小姐她、、、、”最近叶氏上空盘旋的低气压她怎么会不知道,可是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从半个月前那件结婚记者会之后,气氛一直都很低。

  “没事,你先出去吧。”晓晓看了叶楽一眼,见他埋头在看文件,似乎并没有发现,心头松了一声,最起码叶楽没有生气,挥手要小然出去,她抬头看着眼前似乎很气愤的钟雪儿。

  “钟小姐,你是来和叶少谈合作的事吗?不是说你们还没有做好计划案吗?”晓晓笑着问,同时让钟雪儿去那边坐。

  “少废话,我有话和楽说,你出去!”钟雪儿瞪着这个不识时务的女人,俏脸上布满了不屑。

  “钟小姐,请你认清楚现在的时势!”晓晓沉下了脸,悄然打量了叶楽一眼,见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松了一点。

  “哼,一个秘书而已,信不信我让楽赶走你!”钟雪儿最近受的气很多,现在一个小小的秘书,居然敢这样嚣张,最重要的是叶楽的态度,自己来了那么久,他连看都不看一眼,仿佛自己入不了他的眼。

  “钟小姐,凭我的工作能力,叶少不会假公济私的。”晓晓觉得叶少退婚退得好,这样的女人,只会让人觉得丢脸。

  “你、、、、”被她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刺激到了,钟雪儿怒不可遏,扬起手掌就要打过去,她不能让一个秘书踩上头,这样她还有什么面对外人!

  “做什么?”叶楽丢下笔,神色漠然看着在吵架的两个女人,皱眉看着登门而入的钟雪儿。

  “楽,你这个秘书太不称职了,我再怎么说都是你的未婚妻啊,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钟雪儿赶紧过去,一脸的哀怨,小嘴嘟起,挨着叶楽说道。

  “你下去吧。”叶楽一点也没有理会钟雪儿,淡淡的对晓晓说道,对于钟雪儿来闹事,他只感觉到疲惫。

  “是。”晓晓点头,把签好的文件都收拾好,然后出去,却没有把门关上。

  “楽,你对童瞳不是认真的是不是?”熬了那么多天,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半个月前的订婚记者会,让她差点崩溃,她以为叶楽只是也童瞳玩玩,没料到他竟然认真和童瞳订婚,而且排场还那么大,弄得全m市的人都知道了,很多人看着她闹笑话,让她怎么咽得下这气啊!“和你有关系?别忘记,五年前,我们已经没有婚约!”当年是爸爸想要矿大版图,才想要以联姻的方式确定以后的合作而已,经过了这五年,钟氏早已不是当年,和叶氏根本不能比。

  “楽!可是我没有同意啊,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决定的!”她死也不会承认和叶楽没有关系,姐姐可以嫁给童潇,成为一个幸福的人,她同样也可以。

  “没有我的承认,你以为你是谁?”叶楽冷笑,高大的身躯满是萧寒之气,连靠在她身边的钟雪儿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可是、、、”这是双方都同意的事,不是他单方面就可以决定的,何况叶天也同意的,所以她还是很有机会的。

  “钟雪儿,趁我还没有想要把钟氏据为己有的时候,滚吧,别再让我看见你。”钟氏和叶氏都是以房地产为业,以现在叶氏来说,要吞下钟氏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叶楽阴沉沉的笑着,仿似在说一件很轻松的事。

  “你说什么?”钟雪儿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看着眼前泛着阴冷气息的男人,他竟然要将钟氏据为己有?

  “滚!”叶楽却没有在看她,大班椅一转,面对这窗外,看着窗外的碧海蓝天,脑海里浮现的却是童瞳的脸,在别墅的她,知道自己昨晚没有回去,会不会很心急?

  “哼!”钟雪儿不忿地哼了声,今天来这里就是想让叶楽给自己一个说法,没料到叶楽竟然有心思想要吞掉钟氏,她怎么不心惊!扭身就走出了办公室,看见那么多双眼睛都带着看好戏的神色,她冷冷一瞪,那些人才把目光转开,钟雪儿有气没处发,只好扭着腰离开了叶氏。

  晚上,叶楽回到了别墅,当看见童瞳和烈日在家,浮躁的心情瞬间消失,好看的唇角勾起,慢慢度步进来:“烈日,在玩什么?”

  “耶,爸爸回来了!”烈日听到门开的声音,扭转头看见叶楽进来,马上丢开手里的玩具,奔向叶楽。

  “烈日慢点。”童瞳总是担心他会跌倒碰伤,所以在他跑起来的时候习惯叫他慢点。

  “少爷回来啦?吃饭没有?”兰姨从厨房出来,看见叶楽回来有点诧异,却没说别的。

  “没有就好,开饭了。”兰姨也发现他的视线,这两个人从回来就怪怪的,她也知道症结所在,也难怪,明明是没有血缘关系,却有天发现有关系,谁也接受不了,摇摇头,她也不想多说什么。

  开饭的时候,要不是烈日在,他吱吱喳喳的说着,多少和缓了餐桌的气氛,两人都默契的和烈日说话。

  睡觉的时候,童瞳特意和烈日睡在同一间房间里,她不想再和叶楽有任何肢体的接触,这让她恐惧,既逃不掉,有阻止不了。

  叶楽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她,却又怕她会更加的恨自己,只好压抑着想和她一起的想法,一个人躺在曾经和她睡在一起的大床上,辗转反侧。

  一大早,他就起来了,趁天还没有亮,那对母子也没有那么快醒来,压抑不住思念,往他们走过去。

  床上的烈日,一只脚和一只手压着童瞳的半边身子,小小的身子横躺在床上,还不盖被子,露出一大截的身子,叶楽皱眉,他给烈日盖好被子,才看向那个避着自己的女人。

  眉宇残留着一丝的憔悴,纠结的紧皱着,似乎连在睡梦都满是不安,伸出大手,轻轻的抚平眉宇间的皱褶,叶楽将吻轻轻的落在她唇上,如蜻蜓点水。

  小小,我该拿你怎么办?叶楽辗转的吻着,不想弄醒她,不想看见她眼中的恨意,叶楽何尝不是在逃避呢。

  童瞳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的伸手抚向嘴唇,有一种感觉,刚才有人吻过自己,可是感觉不太真实,让她有种雾里的感觉。

  “妈咪,今天我是不是要上学?”烈日坐起来,疑惑的问,昨晚爸爸好像说今天要去上学。

  “恩,烈日长大了,要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哦。”童瞳点头,她明白叶楽的用意,烈日都快要五岁了,在d市他有上幼稚园,但是这里没有。

  烈日蹦蹦跳跳的去了叶楽准备好的幼稚园,童瞳看着他被老师带走,看得出儿子很喜欢上学,她也放心了一点,恶魔哥哥的禁宠转身想离开的时候,却遇到了并不想见到的人。

  “是你?”看见钟雪儿站在面前,童瞳有点诧异,她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哼,连儿子都生下,看来你的手段很高明!”钟雪儿气的牙痒痒,看着童瞳就想发火,她一直都未能和叶楽睡在同一张床上,可是这个女人连儿子都生下,她怎么能够不生气!

  “你想说什么!”童瞳不想和她废话,这里是大马路,人来人往,吵起来对谁都不好。

  “你要怎么样才肯离开他!”只要童瞳走了,那么叶楽迟早会是自己的,钟雪儿一直都相信,是童瞳勾引了叶楽,只要童瞳不在,叶楽还是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这句话你要问叶楽才对。恶魔哥哥的禁宠”童瞳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你要做的是挽回叶楽的心,而不是来这里对我说!”

  “说到底你还是不肯离开叶楽!像你这样的女人,只配送上门玩玩,叶楽不会对你认真的!”钟雪儿气得不轻,她刚从叶楽那里出来,刚好开车到这里的时候,看见童瞳,她气不过才下来的,没料到被童瞳呛着了。

  “就算是玩玩也比你好,他连碰都不想碰你!”不想和她纠缠下去,童瞳说完这句话就走,她自己还有很多事没有解决,没有空和她在这里说废话!

  “站住!”钟雪儿气急败坏的大叫着,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的形象,脸容扭曲,气愤的瞪着童瞳的背影,叶楽,童瞳,你们等着!

  童瞳不想太早回到别墅,就在街边到处的走着,她的心现在很迷惘,随波逐流的感觉让她觉得很难受,选择了一个咖啡厅,要了一杯咖啡,看着窗外的街道,神思恍惚。

  “童瞳?”童潇刚好和别人谈完事情,经过这边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马上将车子停下,迈步走进了咖啡厅。

  “哥哥?”童瞳发现是童潇,脸上漫过一丝惊喜,瞬间就黯淡了,哥哥早已经不是哥哥了!

  “怎么一个人?”自从知道两人可能不是兄妹,已经半个月没有见面了,此刻见面,反而多了一丝尴尬。

  “送烈日去上课。”童瞳不知道说什么,也觉得面对不了他,索性低头看着咖啡。

  悠扬的音乐在咖啡厅上空盘旋,带给人一种舒适宁静的感觉,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沉默。良久,童潇打破了沉默:“童瞳,你以后要怎么办?”爸爸和妈妈因为这件事,已经闹翻了,有半个月没有说过话,现在这个事情也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什么怎么办?”童瞳知道他想问什么,心里泛痛,可是她不想让哥哥知道她的痛苦,故意反问。

  “你和叶楽究竟想怎么样?烈日知道你们的关系吗?”童潇快速的抬头,眼眸紧紧看着童瞳:“你和叶楽是兄妹,注定不能在一起,难道你们还想继续吗?这是**的!”

  “哥哥,你别说了,我一直都知道!”那么残忍的事再一次摊开,童瞳脸色慌乱,双眼隐隐有着泪光,叶楽的逼迫,童潇的话都在她心底造成冲击,可是她现在能够怎么办?

  “童瞳,离开他!”童潇认真看着她:“你和烈日给我照顾,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的。”童潇急促的说道,他希望童瞳能够回到童家,这样他们就可以一家人生活在一起。

  “哥哥,你在说什么?”童瞳以陌生的眼神看着他,哥哥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不怕钟丽儿生气吗?

  “童瞳,哥哥只是不想你再在外面受苦了,回到童家吧,我和爸爸一定好好照顾你的!”童潇说得真切,童瞳是他的妹妹,他当然会好好的照顾!

  “哥哥,你让我考虑一下吧。”见童潇说的认真,童瞳低头避开他的目光,内心的苦涩,让她没有把话说清楚,只能往肚子里面吞。

  “童瞳,你是不是在顾忌叶楽?”童潇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心急的想知道她的想法:“是不是他在威胁你?告诉哥哥,哥哥一定会帮你的。”

  “没,哥哥不要想太多,让我自己处理吧。”叶楽那几晚的态度很明确,对她,他是不会放手的,但是世俗不允许,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和童潇分开后,童瞳漫无目的的往前面走,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是不想那么早回去别墅,不想看见和叶楽纠缠在一起的地方。

  前面是十字路,信号灯正在闪烁着,汽车呼啸而过,带来阵阵的强风,童瞳被这股风吹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等这股风消失,她才张开眼,见红灯亮了,她才往对面的马路走去。

  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子不顾一切的往她这个方向开来,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直停靠在她面前,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里面的人将童瞳拉往车子里面,然后扬长而去!

  事情发生得太快,路人根本还没有从刺耳的刹车声中回神,车子已经不见了,而那个被车子掳走的人也不见了。

  只是事情发生的太快,没有人发现童瞳的消失不见,肇事车子不见,路上的行人也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各走各道。

  “你们做什么?放开我!”童瞳回神,人已经被压制在皮质的座椅里,整个人动弹不得,脸颊被压在皮质椅子里,很不舒服。

  “闭嘴!”车子里有三个彪形大汉,他们的面目可憎,一双双袭人的眼睛,定定的瞪着童瞳,带着面罩的男人,让童瞳开始害怕。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童瞳要自己冷静,不要心慌,他们的眼神有点不对劲,虽然带着面罩看不清楚,但是童瞳可以肯定,这些人有问题。

  “闭嘴!”他们还是这一句话,然后童瞳被他们塞进了一块布,让她说不了话。

  车子沿着高速公路急促往郊外开去,只要安全把这个女人带来,他们就会有一笔可以花很久的钱,他们就可以不用怕买不到让人兴奋的东西了,想到这个,他们都猛吞咽着,彼此相视一眼。

  童瞳说不了话,也不知道他们要把自己带去哪里,只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想办法自救,可是她此刻手脚不能动,更别说要掏出裤子里的电话,通知任何一个人了。

  车子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在一处废弃的屋子前停下来,童瞳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她被搬出来的时候,发现周围都很安静,四处都是浓密的树林,只有前面一间废弃的屋子,再没有其他。

  他们将她丢在里面一间还算干净的房间,然后看也没有看她,就关门,在外面的屋子里坐着,童瞳试着站起来,努力了很久也没有办法,她的双手双脚都绑住了,连嘴巴都封住,没法子求救!

  这里除了地上铺着一层地毯外,就什么也没有了,连窗子都那么少,而且还在二米的地方,她想要爬上去那是不可能的,唯一的房间门,也被锁上,外面还有三个孔武有力的男人,她怎么走得出去?

  童瞳泄气的坐在地上,她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绑架自己,要说得罪人,她只是一个无名的女人,怎么会惹上这些社会混混?

  左思右想都想不出为什么,索性不想了,眼看着小窗子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不知道叶楽知不知道自己被绑架了的事?

  “喂,吃饭了。”就在童瞳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间门打开,其中一个优点“瘦弱”的男人拿着饭走进来,放在童瞳面前,就走,仿佛多看一眼都不想。

  “呜呜!”童瞳叫着,被塞住的嘴无法说话,只能呜呜着,希望这个人可以解开她嘴里的布。

  “真麻烦!”男人操着北方的音,有点模糊,看童瞳好像有话要说,顺手解开她嘴里的布。

  “咳咳咳!”嘴巴得到自由,童瞳咳嗽着,很难受,抬头打量眼前这个男人,他还是带着面罩,只露出一双眼睛。

  “能够告诉我,为什么要绑架我吗?”童瞳急促的问,她知道自己没有得罪他们,而他们绑架自己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别的。

  “什么意思?”童瞳不明白,她不听话?可是门已经关上了,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

  “大哥,现在怎么办?”晚上来临了,和他们说好的那个人还没有来,他们的隐快要犯了。

  “再打电话!”像是带头的男人指挥那个说话的人,让他打电话给要他们做这件事的人。

  “都都做好了!”男人连忙点头,一双混浊的眼睛,带着兴奋,连连点头。

  “嗯,那好,你们好好看着,我明天过去把钱拿给你们,不过,你们要好好的看着,不能让她逃了!”

  “那是,那是,您放心,我们不会让她逃掉的!”男人连连点头,就只差哈腰了。

  “嗯,记住,没事不要打电话过来,免得被别人知道!”女人说完,就挂了电话,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

  “是,是,我们知道了!”男人也挂了电话,把话告诉了那个称大哥的人。

  “今晚我们轮流看好她,明天就有钱了!”三个人商量好,轮流着把守,童瞳被关在最里面,手脚都不能动,只能祈祷着有人发现她不见了。

  叶楽回到家,没有见到童瞳,也没有见到烈日,眼眸眯起,点点的不悦开始蔓延,现在已经是晚上的八点,怎么还不回来?

  “少爷,回来啦,小姐和小少爷呢?”兰姨从厨房出来,见到叶楽,却没有见到童瞳和烈日,关心的问。

  “呃,没有。”看得出叶楽处于发怒的边缘,兰姨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去打个电话!”兰姨急急忙忙去打电话,却顿住了手脚,电话不通!

  叶楽看得出兰姨的动作,刚想打电话的时候,电话传来了短信,他打开来看,几张图片,将他的怒火点着!

  啪一声,电话被摔成四五片,兰姨被吓坏了,她很少见到叶楽会发这么大的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楽怒发冲冠的往车子走去,一下子把车子提速到高速行驶,他握紧方向盘,手臂上青筋凸显,该死的,她竟然和童潇私自见面,到现在还不回来!

  “少爷!”兰姨见叶楽疯了一般开着车子离开,急忙叫住他,可惜叶楽已经离开了。

  碰一声,童家的大门被车子撞开,叶楽怒气冲冲的往里面走去,沿路的童家保镖和佣人,极力想阻止他,无奈都被他推开了。

  “叶少,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别以为你是叶氏的总裁,就可以为所欲为!”童之志听到声响,从二楼走了下来,严肃的看着闯进来的叶楽。

  “童世伯,要是不把她带出来,后果童氏承受不起!”叶楽冷冷的威胁,丝毫不把童之志看在眼底,更加连看也没有看童潇!

  “你想说什么?”童之志皱眉,他都还没有去叶氏将童瞳带回来,他竟然敢上门挑衅?登时面色变得难看:“叶少,童瞳是我童家的女儿,你私自将她藏起来,我还没有告你限制人生自由,你到过来撒野!”

  “叶楽,你什么意思?”童潇皱眉,虽然他很不待见叶楽,但是叶楽竟然来这里大吵大闹,他怎么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她不在这里?”闹得这么大的动静,她难道不在这里?看童氏父子的脸色,不像是把她藏起来,那么她去了哪里?

  “叶楽,你什么意思?”童潇越想越不对劲,按照叶楽的意思,童瞳是不见了?

  “你下午不是和她见面?”叶楽捏紧自己的拳头,控制着自己的火气,那几张照片,都是童瞳和童潇相谈甚欢的画面,刺激着他。

  “下午只是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我们就分开了,怎么回事?她还没有回去?”

  “怎么回事?”童之志听出他们的话里不对劲,半花白的眉宇紧皱,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怎么可能!”童潇大惊,他三点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公司,然后接到家里的电话,匆匆忙忙的赶回来。

  “哈哈哈,死了最好!”这时候宁眉从楼下下来,脸上带着毁灭的笑容,这个孽种,早该死了才对,她受的侮辱够多了!

  “你说什么?”童之志大吼,狠狠瞪着宁眉,有时候真的怀疑童瞳是不是她的女儿!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童潇也皱眉,他终于明白妈为什么不喜欢童瞳,那件事到现在他还没有释怀,倒是钟丽儿面无表情,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打扰了!”叶楽知道童瞳不在这里,更加心急如焚了,连话也不想多说,转身离开了童家,往幼稚园走去,他知道童瞳很疼烈日,要是她走的话,一定会带着烈日,这么想着,打了一个电话给涛,要他把离开m市所有的通道严密监控着,防止童瞳带着烈日离开。

  幼稚园早就关门了,不过一楼的门卫室里,坐着一大一小,一个略显肥胖的老保安,和一名俊逸的小孩,两人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玩俄罗斯方块,似乎很高兴。

  吱,车子刹车的声音,叶楽从车里下来,一眼就看见了烈日,皱眉,童瞳竟然没有把烈日带走?

  “呵呵,烈日,你家人来接你啦?”老保安见一名和他很似的男人拥抱在一起,笑着走出来。

  “嗯,伯伯,他是我爸爸!”烈日从叶楽怀里抬头,对着老保安挥手:“再见!”

  “妈咪下午就走了啊。”烈日歪头看了他一眼:“妈咪不是说会接我放学吗?怎么不来?”

  “妈咪有事出去。”见儿子皱眉看着他,叶楽知道儿子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手掌握着方向盘,整个人开始紧张,从上一次她离开都带着烈日,怎么这次不带着?

  涛带电话过来,说没有童瞳的消息,说明她还在m市里,只是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就连童家也找不到人!

  这下不单只叶楽急了,童潇,赵子尧都非常着急,紫魅的人也派出了一半,搜索了一整晚,都没有她的消息,让人既担心有害怕。

  天一亮,童瞳就醒过来了,虽然地上铺有地毯,不过还是又冷又不舒服,动动僵硬的身躯,手腕和小腿都有麻痹的迹象,怎么办?都一晚了,怎么办?

  “开门!”突然,房间门外传来一声娇喝,然后是门打开,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走了进来,赫然是钟雪儿!

  “是你?”童瞳没料到会是她,瞪大了双眼,一时间无法接受,怎么可能是她?

  “怎么?很意外?”钟雪儿似笑非笑,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蹲在童瞳的面前:“是你不听话离开叶楽,那么我只好送你一程!”

  “你什么意思?”童瞳大惊,她想要做什么?她脸上的表示不似说笑,她要送走自己?

  “就是这个意思!”钟雪儿很满足她此刻害怕的表情,笑着对后面的三个人说道:“帮我教训一下她,我再给你们十万元!”

  “好!”听说有钱,他们马上兴高采烈的笑起来,刚才收到的五十万,加上这十万元,够他们花上好些年呢!

  “不要!你们不可以!”童瞳大惊,身体扭动着挣扎,听着他们的话,脸色苍白起来,这个钟雪儿疯了么?要是让叶楽知道,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怕了么?”看见她惊恐的神色,钟雪儿得意笑起,心想只要童瞳消失不见,那么叶楽就会选择她,得意让她笑得开怀,要不是童瞳不肯离开,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所以这一切都是童瞳自取的!

  三个男人将童瞳团团围住,不断拳打脚踢,丝毫不在乎她只是一个弱女人,只知道他们多了十万元!

  童瞳被绑住双手双脚,根本不能保护自己,只能卷缩着身体抵抗,很快,她就感觉到浑身上下都疼痛不堪,喉咙蔓延上一股腥甜,那些毫不留情的踢打,每一下都那么痛!

  “好了,不能出了人命!快点将她送走。”钟雪儿的本意只是想教训一下,看见童瞳嘴角流血,吓了一跳,马上出声,让他们送走她。

  三个男人也意识到再打下去会出事,吓了一跳,急忙停手,看见童瞳昏倒在地,而她脸上青青紫紫,嘴角流出来的血丝,让他们惶然不安。

  几个人害怕她会出事,马上用布将童瞳包裹住,然后急急忙忙的往车子丢去,急促的开着车子往城外开去。

  钟雪儿看见他们离开,马上用一把火将这间屋子烧掉,然后急匆匆的开着车子回到了钟家。

  “雪儿,你去了哪里?”刚回到钟家,还没有喘上气,就听到了钟丽儿的问话,吓了她一跳。

  “姐?你怎么在这里?”钟雪儿发现是姐姐钟丽儿,轻松着气,堆满笑意问。

  “哼,她不见关我什么事。”钟雪儿装作不在乎的说道,内心却在翻天覆地变化着,他们应该没有发现吧!

  “是不关我们的事,只是我希望她永远都消失不见!”钟丽儿笑着说道,带着一抹阴狠的笑容,无意的看着钟雪儿。

  “姐姐!”钟雪儿有点紧张,她做事这么稳当,应该没有人发现才对!

  “没事,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说完,钟丽儿开着车子回到了童家,看着这一家子为了找童瞳焦头烂额。

  叶楽连叶氏都没有去,全心寻找着童瞳,在找了一夜无果之后,只能拜托紫魅了,闵成浩全力指挥着寻找,这时候涛在郊外发现了一辆形迹可疑的黑色车子,和在路上那些目击者说道一模一样,就是这辆车子绑架了童瞳吧?

  看见他们开着车子往城外,他马上打电话给闵成浩,闵成浩和叶楽马上带着上百个紫魅的人往城外开去,等待着他们的出现。

  果然,不远处看见一辆黑色的车子摇摇晃晃,以着极快的速度往城外开去,很快就要来到他们的面前。

  虽然还不确定童瞳是不是在里面,但是闵成浩和叶楽已经拿出了,对准了车胎!宁错过,绝不放过!面前突然出现几辆车子,拦住了去路,三个男人顿时有点慌乱,尤其是看见有两个英俊的男人,拿着枪对着他们的车子,吓得开车的男人,手一拐,方向盘一转,车子急速往路边的小山丘撞去!

  “碰”一声,车头撞上山丘,车盖顶被顶开,里面冒出浓浓的黑烟,车内的几人,被突然的事故吓得不敢动,直到脚步声响起,他们才回神,急忙窜到后面,捉着了童瞳!

  童瞳昏迷不醒,摇摇晃晃中只觉得自己像一个浮萍,不知道飘去哪里,直到被人捏着脖子,才有点清醒。

  “放开她!”叶楽拿着,对着捉着童瞳的男人大吼,一双手已然握紧了,俊目黑沉。

  “放开她,我可以让你们死的轻松点!”闵成浩冷声大喝,这几个男人神色有点不对,他们的眼睛开始散痪,该不会…。

  来不及细想,其中一个男人忽然倒地,浑身抽缩着,就像癫痫症发作一样,突然的情况让所有围过来的紫魅大惊,大家急忙退后!

  是毒瘾犯了!捉着童瞳的男人开始浑身颤抖,他害怕得脸色惨白,原本想离开这个城市,然后再去买的,没料到这么快就发作了。

  叶楽和闵成浩对看一眼,趁剩下两个男人的注意力被地上的男人吸去,极有默契的一起行动,把那两个颤抖着的男人一举打跌在地上,成功把童瞳救回来。

  紫魅的人也及时回神,制住了还想反抗的两个男人,把他们送走,竟然敢绑架他们保护的人,着三个人的死期到了。

  “要留活的,我想知道是谁这么大胆,敢这样做!”叶楽丢下这句话,抱着童瞳坐会自己的车子里。

  闵成浩点头,带着紫魅的人回去了紫魅总部,叶楽也带着浑身是伤,意识不清的童瞳去了医院!童家得知童瞳没事,大家一起往医院赶去。

  经过医生的治疗,童瞳除了身上被打的伤,还有身体虚弱外,基本都没有问题,只需要休息几天就好。

  叶天和童之志也来了,两家人因为二十年前的事,已经不合很久了,这一次见面,两人脸上都露出尴尬的神色,谁也没有说话,但是大家都知道,心里很担心里面的女孩。

  “楽儿!”叶天叫了儿子一下,却见他没有回应,只是看着里面的女孩,一动不动。

  “楽儿,你先看看这个吧!”无奈的叹息一声,叶天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本泛黄的笔记本,递给一动不动的叶楽。

  叶楽轻轻的抬眼看了他一下,目光落在泛黄的笔记本,缓慢的伸出手,心头隐隐察觉出一些事,手有些颤抖。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笔记本里,叶楽缓慢掀起一角,映入眼帘的字,让他整个人颤抖起来,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惊喜,抬眼看着叶天!

  “里面的事是真的,要不你还是不相信,可以让人检验你们的血液!”叶天对他说道,半百的眉宇,泛出一丝沉痛,他背叛了妻子,妻子背叛了他,这是不是他的结局?

  叶楽腾的站起来,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的女人,浅蓝色的眸子里面,盛满了光彩,原来他们不是兄妹!这是不是妈妈给他们的惊喜?

  童瞳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当叶楽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并把两人没有血缘关系的检验报告拿给她的时候,童瞳惊呆了,他们不是兄妹?纠结这么久的事竟然是虚假的?

  她百感叹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而叶楽把她解下来的戒指重新给她戴上,说什么也不准她拿出来。

  童瞳知道,就算自己拒绝,他也不允许,所以她也没有拒绝,在被绑架的时候,她虽然昏迷,但是感官还是清晰知道,他有多紧张自己,他紧紧抱着自己的力道,是那么的用力,也许他很害怕吧。

  童瞳很快就康复出院,很多人都来接她,伍思微带着一对双胞胎过来,烈日高兴的拉着小公主的凌夜玩,这么可爱的洋娃娃,他当然要霸占啦,可是后面跟着的伍凌笙很讨厌。

  叶楽终于和童瞳举行了世纪婚礼,绝对不输给闵成浩,也向所有的人宣示了他对童瞳的爱,赵子尧和童潇在一边黯然神伤!

  正文完结!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小爷在这里说声谢谢,童瞳和叶楽的故事很仓促。是小爷的错,不过小爷会努力写好下一本。

  有宠有虐,之后会是以虐男为主,强取豪夺型文,坑品有保证,喜欢跳坑。上一章章节列表

  恶魔哥哥的禁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恶魔哥哥的禁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20 诺嘉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