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错金”知多少

旅游资讯 2019-10-16160未知admin

  ,并从铸刻、锤鍱、錾刻镂空、焊珠、错金银、包金、鎏金等几个方面展开。其中,错金与鎏金这两种金属工艺很容易被混淆的,在今天这篇文章,小编将结合南越王墓的鎏金与错金文物,简单介绍一下鎏金与

  鎏金,也称为涂金、镀金,中国鎏金法约出现于春秋时期,传统方式为汞法鎏金。将黄金磨成粉末或剪成金片,置于水银中加热。水银在400℃时即能熔解黄金,形成汞金稠状物,称“金泥”。将金泥均匀涂于器皿表面,用火烘烤,由于金泥中的水银熔点低,遇热熔化蒸发,剩下黄金形成一层薄膜依附在器皿表面,冷却后抛光擦亮,即为鎏金。

  鎏金所用黄金量极少,颜色均匀,并不容易脱落,用较低的成本使廉价的器皿成为华丽的黄金器,有时候甚至难以区分鎏金器和金器,因此鎏金成为应用最广泛的黄金工艺。南越王墓出土了大量鎏金器具,包括印章、带钩、酒器、生活器具、兵器、车马、乐器等等,大部分器物是整体鎏金,少量器皿是在细微处加以局部鎏金,所以鎏金除了以鎏金器充当金器的作用外,也是一种装饰的手段。

  错金法最早出现于商周时期的青铜器上,是青铜器装饰的一种精细工艺,除错金外,也有错银,统称错金银。虽然错金法出现早于鎏金法,但由于技术难度大,应用不如鎏金广泛,经历长时间的发展到战国和汉代达到技术成熟,真正流行。目前考古出土的错金器,精美且数量占多数的是汉代之作,涉及兵器、车马器和生活器具。

  错金银的“错”字,我们很难直接从字面上理解其意义,而且从古代字义解释中可以发现,错金和鎏金似乎很多时候混为一谈。《说文解字》中有解:错,金涂也,从金昔声。金涂应指的是鎏金。段玉裁注释:错,俗作涂,又作措,谓以金措其上也。此处对“错”的理解是泛指在器物上布置金银图案,具体是鎏金还是错金并没有明显的区分。

  同为黄金工艺,但错金法与鎏金法的实际操作方法有较大的区别。《中国古代金饰》中对错金法的描述为:在青铜器表面剔出游丝细线坑纹,然后把金质镶嵌入槽坑之中,完成后整体磨平至光滑,称为错金。采用相同的方法,将金换成银,即为错银。因此错金的“错”字实际上包含了工序中最后一个环节——磨错,鎏金则没有这个步骤。

  南越王墓中出土了几件错金银器,错金铜虎节、错金铁矛、错金铜镦、错金带钩、铜镜上也出现错金纹饰,工艺精湛。

  错金银铜镦:采用金丝和银丝相间错彩,突出流云纹,装饰华丽典雅。

  错金矛骹:铜骹表面鎏金,且在骹筒的正背面均有错金银的三角形图案,似乎意在突出了矛这种刺杀兵器所特有的尖锐锋利的风格。

  带托复合铜镜:大家常被其为复合铜镜这个特征所吸引,而其实仔细观察,铜镜镜托上的纹饰极为美观。托上共有9枚乳丁,乳丁座以红铜制成四叶花瓣形,其上错金丝;镜托的整体使用金银错,制成几何勾连纹,缝隙处镶嵌绿松石,形成绚丽多彩的风格。

  错金嵌绿松石铜带钩:与带托铜镜有着相似工艺风格的是,带钩为铜质,钩首为龙头状,以金箔片锤揲而成,钩身采用错金法,编结成鳞,金丝鳞网内镶嵌绿松石,工艺之精细令人咂舌。

  以南越王墓出土的错金铜虎节为例:虎节前后两面铸有60个弯叶形的浅凹槽,以金箔片镶嵌其中,虎眼、虎耳和铭文均采用同样的方法勾勒,所有金箔片经过打磨,与铜虎身紧密贴合。以错金的方式将虎的纹饰和特征更加直观地表现出来,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观察装饰方式和装饰面积:以纹饰的形式装饰且装饰面积较小,如几何纹饰、铭文、动物纹饰等,大多为错金;以大面积,甚至整体覆盖的形式装饰的,大多为鎏金。

  观察是否有凹槽:有纹饰凹槽的,一般为错金。根据错金法的操作流程可知,纹饰凹槽是错金不可缺少的。一般在铸模时就留出了纹饰凹槽,以便后续的错金工序。可从南越王墓出土的这件铜骹上看到,错金部分有脱落,金片掀起的地方留下浅凹槽。

  这两个小方法只能做为初步的判断,准确的辨别需借助仪器做专业的鉴定。

  考古出土的一类错金器,有面积较大的错金纹饰装饰,因面积较大的装饰,采用传统的错金法较难使金片和器物纹饰凹槽完全贴合和固定。针对这类工艺的考究,有学者提出不同的看法:一些学者认为,是采用错金和鎏金相结合的方式,在大面积的凹槽中,用金泥涂抹形成的图案,不断加厚金泥,直至填满凹槽,再加以磨错;也有学者认为,这种大面积的错金图案,是在凹槽中加入焊药,完成金片镶嵌后,用火烤加固,再用“错石”磨错形成。不论哪种方式,能实现大面积的错金纹饰装饰,都是错金工艺不断发展、改进的成果。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浓浓思乡情,有奖征文邀你分享!

Copyright © 2010-2020 诺嘉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