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邮研究生带打+时事资讯+火机出门后命丧实验室 生前疑遭导师压

时事资讯 2020-01-14119未知admin

  记者/曹慧茹 李佳楠 实习记者/林亦桥 凌雅娴 周缦卿

  编辑/石爱华 宋建华

  圣诞节那天,南京小雨,谭大伟被导师后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一个人去食堂吃饭,晚饭后回到宿舍。晚上六时许,他带上雨伞,拿了打火机离开宿舍,再没回来。

  2019年12月26日,凌晨3时许,南京邮电大学仙林校区教学5楼(即材料学院院楼)6层实验室发生火灾。清晨,校方在火场发现了谭大伟的遗体。

  谭大伟是材料学院2017级硕士研究生,他会给室友做饭,帮学姐换氮气瓶不忘检查接口。“老实”、“内向”、“乐于助人”,是身边人给谭大伟的评价。时事资讯

  据称知情人称,谭大伟生前导师压榨、人格。

  校方调查时发现,谭大伟的导师张宏梅曾安排学生参与其私人业务,并存在学生等行为。据校方一负责人了解,事发前,张宏梅因为实验的事情,了三位学生,其中包括死者谭大伟。

  1月5日,南京邮电大学针对此事发布通报称,对调查过程中反映出的谭大伟的导师张宏梅的相关问题,学校已依据相关,取消张的研究生导师资格。

  日前,北青深一度记者联系到张宏梅课题组的学生(化名),在印象中,谭大伟身形偏瘦,皮肤黝黑,穿着朴素,“很听老师的话”。说,还有半年他们即将毕业,谭大伟已经签约武汉的一家通讯类。

  介绍,2019年12月25日下午,谭大伟因实验材料使用问题受到导师,且导师在办公室骂了人,对此,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导师张宏梅,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讲述了事发前他所了解到的情况,以下是北青深一度和的对话:

  事发前被导师

  深一度:12月25日下午,实验室发生了什么,导师张宏梅是否谭大伟?经过是怎样的?

  :当天在场的同学向我们讲述,实验需要氮气和氮氢混合剂,谭大伟负责统计材料数量以及订购,当时多用了几十瓶氮气、几瓶氮氢混合气,大概有三千元左右吧。

  谭大伟事先没有向老师报告,张老师知道后就发脾气,在办公室里骂了他和另外两位同学一顿。导师当时说,这次超支的钱就由谭大伟出。

  深一度:当时谭大伟有什么异常表现吗?

  :被、,要求赔钱,在我们跟张老师学习的过程中比较常见。12月25日傍晚,他的室友还看到他从食堂吃完饭出来,看起来没什么异常。

  深一度:之后他的行踪,据你了解是什么情况?

  :吃完饭他回了寝室,但当时寝室没人在。后来调取的显示,他大概5点30分左右回到宿舍,当天南京下雨,他拿着伞又出门了,后来我了解到,他还带了打火机出门,他不抽烟,应该是舍友的。

  晚6点左右,大伟到达了出事的这栋楼自习室,自习室在4楼,后来起火的实验室在6楼,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上去的。

  深一度:有谁在实验室见过他吗?

  :我们一般晚上10点从实验室离开,那天晚上,一个师姐在另一间实验室的做实验到了凌晨,她走的时候看到谭大伟还坐在那边,但只是看到一眼,没有交流。大家不太清楚他待了那么久在干什么。目前我们也没有发现他留下。

  错过读博时机 已经找到工作

  深一度:你对谭大伟的印象怎么样?

  :我印象里他特别老实,也比较勤奋,很简单的一个人,老师安排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也不会有什么脾气。

  深一度:他和身边人的关系怎样?

  :他平时喜欢看动漫,比较宅,朋友不多,和两个本科同学关系比较亲密。他和室友就是普通室友关系,和我们研究生之间关系还不错。

  他这个人性格有些内向,但是很热心。找他帮忙,只要有空他就不会。我们经常找他帮忙搬东西。

  深一度:网上有同学说谭大伟有抑郁症,之前你们是否察觉他有负面情绪?

  :他的离世,我们也感觉比较意外,我没有感觉到他平时有这种抑郁情绪。

  深一度:导师张宏梅和谭大伟两人的相处情况,你有没有印象比较深的事情?

  :谭大伟家庭条件不太好,平时穿衣服比较朴素。一次开会的时候,导师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评价谭大伟的着装说,“你怎么每次都穿得这样,你是不是没钱,我拿钱给你去买衣服”。老师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我们也觉得莫名其妙,不能理解她的思维,我们认为她太不尊重人。谭大伟当时没有说话。

  深一度:还剩半年就要毕业,谭大伟有没有谈过未来的职业规划?

  :他之前跟我聊过,想读博士的,可能我们导师一直拖他文章,每年9月份之前递交博士申请,他错过了那个时间,之后就找工作了。他老家是湖北的,时事资讯出事前已经签了武汉的一个通讯类。

  导师让我们给她干私活

  深一度:你们和导师的关系怎么样?

  :关系不好。她经常说现在学生不会动脑子。

  比如,我们开组会时间很长,一般从晚上6点要开到夜里11点多,期间80%的时间都是她在教育我们,甚至骂人。她声称我们素质差,带我们这些低档次的研究生很累,这些话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她还经常让我们给她干私活。

  深一度:给老师干私活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私活就是忙她的事,女生主要负责财务方面,男生就负责送药品溶剂耗材,一周一次或者一周两次。

  深一度:这是一家什么样的?

  :她的不到20平,主要卖二氯甲烷和石油醚两种溶剂,从南京进货再卖出,没有正式员工,所有的劳动力都是我们。

  张老师提前联系好需要货物的学校和单位,安排男生把货送过去。

  一般是两个男生开着导师的小轿车去进货(溶剂),后备箱放货物。男生自己带着几个桶,从一个大桶里倒出溶剂,分装卖出去。

  深一度:会不会给你们一些补贴报酬?

  :基本上每个月会给我们发一两百块钱。

  深一度:如果不想干,你为什么不?

  :老师决定我们能不能顺利毕业,我们专业毕业要求发表学术性论文,论文肯定离不开老师的,生杀都在她的手里。只好听她的。

  除了里的活,她也会找我们做的事情。比如她家里,也要喊大家去帮忙。有一位同学他就是不愿意帮老师干活,张老师当时就说,你不帮活,我怎么帮你改论文?

  深一度:导师的脾气如何?

  :我们感觉她很凶。有一次,我们开会的时候没人说话,她气得拍桌子骂,称不说就把嘴巴封起来,她真的拿透明胶带,逼大家封嘴巴。

  她生气时会大吼、摔书、摔本子。可能现在单独听,你觉得她只是生气一下,好像没什么。但她是经常性的,几乎每天或者隔两天就发脾气。我们组同学常私下相互鼓励。

  深一度:事发后你们组的学生怎么安排?对学业影响大吗?

  :事发后学校给我们换了导师,研三的同学实验基本已经完成,只剩撰写,影响不大。研一的刚进学校,时事资讯还处于摸索状态,影响也不大,主要对研二的同学影响比较大。

  换到新的组,和的同学交流,我才发现导师的态度真的天差地别,有的老师特别友善。以前,我对导师的已经无所谓了,只要毕业走人,我再也不想见到她了。

原文标题:南邮研究生带打+时事资讯+火机出门后命丧实验室 生前疑遭导师压 网址:http://www.njsq.com.cn/shishizixun/2020/0114/47354.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诺嘉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