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资讯 书评丨在废墟之上 ——仁发诗集《大地上的纹理》读后

文化资讯 2021-04-0655未知admin

  原标题:书评丨在废墟之上 ——仁发诗集《大地上的纹理》读后

  文/葛筱强

  庚子冬月,在的一个诗活动中,我获赠一册仁发先生的诗集新著签名本《大地上的纹理》(时代文艺出版2020年10月一版一印),小三十二开本的装帧设计,简净,舒爽,如狄康卡近乡夜话,既适于寒夜的台灯下闲翻,也适于旅次的列车上默诵。在闲翻与默诵之间,我常常会在某一诗句上停下目光,安静地对其凝视与品咀,或得松针之陡峭尖锐,或得老茶之绵厚冲和,其中况味,冷冽而回甘。

  

  其实,我一直觉得,谈论仁发先生的诗是需要慎之又慎的。因为在我的心里,仁发先生诗的内在肌理(或者称之为源头)至少有秘径不可回避。其一,他广泛的深度阅读与精准的编辑眼光;其二,他宽阔的理论视野与仁厚的学养胸襟;其三,也是最为关键和令人侧目的是,由自身丰富的人生阅历带来的诗风格的不断变化。如果离开这些来谈论仁发先生的诗,特别是最后一点,无异于隔岸观火或隔靴搔痒。

  这是因为,仁发先生的诗写作,特别是他在这本新书里所写的每一首诗,在我看来,都是在对自己所处的生活进行“去蔽”,都是在对当命存在状态进行“逼退”,既有“阅尽千帆”的思索,又有“删落繁华”的直截,一如维特根斯坦所说的:“凡被的东西,我们都没有兴趣。”在他的诗文本里,词语虽是一种临时搭建在之上的很不牢固的桥梁,但在他的正确使用下,却使我们在阅读中无限地接近事物的本真与原初。

  他的诗,总是在不动声色的叙述与书写中,通过指尖触摸不到的词语,写出外部世界的面貌。比如他写《黑夜》:“时空的每一次交错/都会散落下一些粉末/那微不足道的一切/常常令我惊愕。”他写《祭奠》:“我不过是一小堆/烧焦了的骨头”。这些诗意象在情绪的跳跃中达成完型,既是诗人内心感性与的交相叠映,亦是诗人血液里涌动的略带生命寒意的哭。

  当然,诗写作在本质上说,即是与充满惰性与不透明性的外部世界的抵抗与阐释,同时,文化资讯一首诗的诞生,也使诗人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与外部世界的相互追问、抵达与和解。凡此种种,在仁发的生命体察中,便是“你知道钥匙的形状/但更换的锁头使你茫然”(《赠B》),便是“沿着这条走下去/河流却向相反的方向流着”(《旅途》),便是“一次没有完成的涅槃/声在途中转弯/呼吸细若游丝/生与死无所谓界限”(《丽达与天鹅》)。

  实际上,每一个诗人的场域,其实都是只专属于自己的类似于拓朴学结构的幽灵之城。在这宛若“废墟之上”的城中,既居住着的呼吸与对话,也居住着诗人与的互访与密谈。正因如此,诗人在自己的诗写作中,才能够实现与他者不同,才能够在不可能性中找到与世界秘而不宣的可能。难能可贵的是,仁发先生的诗写作,在谋求与世界沟通的可能中,总是能够在峻洁与凡近之间寻到一种“文章渐老意味熟”的平衡,一种“诗思须无邪”的返璞。

  因而,“安定书院里的银杏树”,在他的笔下,就是“大人下的树/每天都有人观赏评述/其实你是很愿意像另一棵/藏在树丛里的小银杏树一样安静”;因而,“伶仃洋”在他的眼中,就是“废墟之上/所有的正确和错误/都通向同一个结果/所有的/只可能成全一个名节/时过境迁/历史神秘/未必”;

  因而,他在《王朝情》中干脆地写道:“盲目和神秘都是”“善良是善良者的包袱/是殉道者的绞架”“圣洁是一种坚定的”“真实是什么/是深渊/天空/是走进……”可以说,他的诗句,不冷僻,不倨傲,不妖娆,亦不作惊人语,“毫无花态度,皆为雪”,他对冷暖的心灵烛照,他对“大地上的纹理”的灵魂洞察,皆用深入浅出、“凡近有味”的词语书写出来,这既显豁呈现了他个体生命经验的有效累积,也清澈映射了他对诗写作本身的无限尊重。文化资讯仁发先生在诗写作中展示给我们的,这种真诚而清洁的创作姿势与,也是我写下这篇短文的重要缘由。

  庚子腊月,断续写毕于塞外采蓝居,文化资讯时窗外黄昏初降,天空有薄薄的云在无声地聚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报料】

  

原文标题:文化资讯 书评丨在废墟之上 ——仁发诗集《大地上的纹理》读后 网址:http://www.njsq.com.cn/wenhuazixun/2021/0406/138298.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诺嘉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